马鞍山ok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6653|回复: 105

我这个妈(下)

[复制链接]

8

主题

8

帖子

54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549
QQ
发表于 2015-5-13 14:35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
  二〇〇三年,我离婚了。抱着刚满周岁的女儿,回到了母亲的家。虽然对于失去的婚姻,并没有多少留恋,但毕竟是生活中的一个变故,还是有点精神萎靡。我妈见我进门出门,一副蔫头耷脑的样子,非常生气。握起拳头在我腰上捣了一下,把腰挺起来!男人要有男人的样!
  这一拳,一下让我振作起来。是啊,人活一世,生离死别的事情多着呢,离婚算什么?这样,我们祖孙三代生活在一起,直到我再婚,重新买了房子搬出去。
  二〇〇八年八月的一天,我妈说,我最近怎么老是发低烧啊?你带我去马钢医院看看。去了之后,医生初步诊查,说需要住院。我妈不同意,她担心我女儿开学,没人接送。我说,还有个把月时间呢,也许你很快就出院了。便填了住院单,留下我的手机号,作为联系电话。
  没过几天,医院打电话来,让我去一趟。郑主任说,我们在你母亲的肝胃韧带上,发现一个肿瘤。不是原发瘤,是转移瘤。我们的诊断,是恶性淋巴瘤。至于是什么性质的,有两种方法做病理切片。一种是剖腹探查,这个我们医院可以做。另一种是穿刺取样,因为靠近主动脉,我们医院没有这个水平,马鞍山所有的医院,都没有这个水平。如果你们想去外地做穿刺,我们可以开转院证明。
  我听了,愣了半天。对不起,您刚才说,那是转移瘤。我的理解就是,我妈的癌症已经是晚期了。
  是这样,你的理解没有错。
  那么,按照您的判断,她还有多长时间?
  嗯,这个么,快则三个月,慢则半年。
  ……
  我当时手足无措,打电话到南京和我舅舅说了。舅舅说,转院,转院,转到南京来。我联系专家给你妈复查一下。然后我骗我妈,我说马钢医院水平差,查不出来什么原因,我和舅舅商量了,给你转到南京去检查。
  要说这当妈的,真是永远想着孩子。这时候她考虑的根本就不是她的病,还是我这个儿子。她说,老四,我这么去南京,小孩上学可就不能接送了。你就多辛苦了。
  我舅舅联系的是南京军区总院,找了一个姓区的专家,给我妈彻底诊查一遍,结论和马钢医院相同,快则三个月,慢则半年。而且同样是因为肿瘤靠近动脉血管,他们也不敢做穿刺。想做病理,也只能是剖腹。我和舅舅合计了一下,决定不做这个手术。我跟我妈说,南京的医生发现你肚子里有个肿瘤,但是搞不清楚是良性的,还是恶性的,需要开刀。我觉得您年纪大了,没有必要开刀,我们回去以后,就当恶性的来治疗,您看行不行?
  我妈说,行。就这样。快点回去吧,我都好长时间没看到孙子了。
  把我妈从南京接回家。从此,我脑子里时刻萦绕“慢则半年,快则三个月”,整夜整夜睡不着。有生以来,我终于失眠了。
  但我妈不明究里,她睡得还不错。坚持像以前一样,接送孩子。不过,我妈的肝腹部开始疼痛。开始是抽搐一般地疼,但抽搐一下就过去。隔一段时间,再抽搐地疼痛一下。这么反复着。随着时间推移,疼痛的间隔越来越短,疼痛也越来越剧烈。小腿也痒得难受,被我妈抓得血水淋漓。我上网查,小腿瘙痒正是淋巴癌的典型症状之一。
  我妈问,我这到底什么病啊?
  我说,就是那个瘤。
  怎么会越来越疼呢?
  我不知道啊。
  这样疼下去,我又得住院,不能接送小孩了啊。
  我说过多少次,不要您接送,可您总是不听。
  我还不是心疼你吗?你又要上班,又要忙家务。
  明天还是去住院吧。
  好吧,住院吧,这样疼,真是吃不消。以后你多吃点苦吧。
  伺候您不是应该的吗?
  我不要你伺候,你把小孩带好就行。
  ……
  心理上的紧张和恐惧,还有巨大精神压力,以及失眠导致的功能紊乱,使我头发出现斑秃,后脑有两块头发脱落。一个面积有一元硬币大小,一个面积有五角硬币大小。我在日记中写,“头发掉下一块五”。我没有去看医生。我知道这是我精神过度紧张的缘故。只是头上现出两个疤,不雅观。便去理发店剃光头。
  ……
  这天我去马钢医院。我妈在护士办公室和她们讲着什么,看见我来,护士们说,正好,正好,你儿子来了。
  原来我妈在请护士帮她打电话叫我来医院。我问,什么事?我妈说,我不住了,我想回家。
  好好的,怎么要出院回家呢?
  你别问这么多,帮我把出院手续办办,我要回家。
  我把我妈扶回病房,转身来问护士,怎么回事?怎么突然要回家?
  我们也不知道啊。
  没有和您们发生不愉快吧?
  没有,没有。护士们说,如果有,也是你母亲自己有什么不愉快,我们没有和她发生矛盾。
  我又转身来问我妈,到底为什么事呢?
  我妈一直不吭声,问到最后,我妈说,我知道我的病了。
  我沉默着。她前两天要我送老花镜来,我就判断她一定看到什么,不放心而想用老花镜再看清楚些。
  我不是怕死。既然是这个病,怕死也没用。我妈说,我回家,起码还能给你伸伸手,管管小孩。这样,你上夜班也安心。
  在医院住着不好吗?医生护士都有,有什么事,按床头铃,随喊随到。如果回家,遇到我上班,您要有什么事,谁来料理您呢?
  这么多天过来,也没什么。就是疼。不过,我挺得住。你把我接回家吧。
  您非要回家,那就回家吧。
  好。
  ……
  办完出院手续,把我妈接回家。
  出院时,我想,不能这样回家等死。便带我妈去马钢医院中医科,试试中医吧。
  挂号。排队。一位名字叫李飞的医生接诊。我曾经在马钢宣网的“生活聊吧”写过一个帖子,推荐李飞医生,颂扬李飞医生。我妈能活到现在,真的全靠李飞医生的高超医术。但当时,我和我妈都是抱着“死马当做活马医”的态度。
  李飞医生听我讲了发病和医治经过后,他说,不能开刀。如果当时在南京开刀,老太太现在已经没有了。你做的很对。
  带着李飞医生开出的中药,我们回到家。我妈开始准备她的后事。先是交待,她死了之后,要我检查一下她穿的衣服,是不是有毛。
  衣服上不能有毛。不然,来世要变成畜牲。
  嗯,我记住了。
  还有,不管我死在哪里,你都要看看,墙上和房顶,是不是有蜘蛛网。如果有,千万要清除啊。
  为什么?
  这叫天罗地网。你不清除它,我的魂就给罩住,走不掉。
  行,我也记住了。
  还有,我死以后,你把我和你妹妹葬在一起,好吧?
  这怎么可以呢?我不把您葬在我爸身边,却葬在妹妹身边,人家不骂我不懂事吗?
  没关系。不要怕人家骂。你要担心这个,我写个条子留给你。谁骂你,你把条子拿给他看。
  瞧您说的,哪个会当面骂哦。要骂,也是在背后,我哪能听到。
  听不到不更好吗?听我的,把我和你妹妹葬在一起。你爸那边不要紧,你爷爷,你奶奶,你大伯,你大妈……他们都葬在一起,你爸不孤单。可怜的是你妹妹,她一个人,太孤单了。
  ……
  我妈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,疼痛也一天比一天剧烈。最后吗啡也用完了,我无奈地坐在我妈床前,一筹莫展。
  一阵剧烈疼痛过去之后,我妈对我说,儿子,别怕。我死不了。
  我拧一把毛巾给她擦汗。我妈说,你还没找老婆,以后女儿发育来月经,这些女人的事情,没人教她啊。所以,我不会死的。老天有眼。
  虽然这么说,可是我妈的身体一天一天糟糕起来。她已经连续三天不能吃饭。我恐惧着,知道我妈最后的日子已经到来。
  到第四天,我妈还是不能吃。我见她的嘴一张一合,好象在说什么。凑上去听,她在说,我不死……我不能死……老天有眼……
  我想起我年轻时,有次喝醉酒,躺在床上不省人事,我妈怕棉被压着我胸脯,使我不能喘气,便用两根木棍在我腋下撑起被子。现在我也怕被子把我妈压得喘不过气,也去找木棍。可在家里翻找半天,没有,便用铁丝,扎起两把筷子撑起来。
  早上,我跟我妈说,你挺住啊,我送小孩去幼儿园。马上就回来。我妈动动嘴,我把耳朵贴上去,听她说,你去……我…不…死,老天…有…眼……
  送过孩子,飞快地跑到菜场,买一袋胡萝卜。都说这是抗癌效果最好的蔬菜。我妈吃不了硬食,我把胡萝卜放在锅里长时间地煮,用煮胡萝卜的水来喂我妈。我看见,我妈在流泪……
  我妈五天不吃饭,我几乎崩溃。每次下班回来,或是接送孩子回来,或是买菜回来……最害怕叫一声“妈”,她已经没有任何反应。
  第五天晚上,我忧心忡忡。这一天,从早到晚,我妈没有大小便。我想,恐怕她熬不过这个长夜。我用胶布在我妈鼻子下贴一团棉花。我躺在我妈床边用凳子椅子拚成的长榻上,直勾勾地看着,观察她的呼吸,非常恐惧地等着那团棉花停止颤动的时刻。
  夜里十一点多,我妈突然叫我,虽然声音很微弱,却是最近几天最响亮的一次。她说,我饿了,你给我熬点稀饭喝。
  我又惊又怕,汗毛直竖。这是回光返照么?胆颤心惊地去熬稀饭……结果,我妈竟然靠着几口稀饭,从鬼门关回来了。
  我说我不死,老天有眼。
  是,真是老天有眼。
  我到花鸟市场,买几盒香回来,跪在我妈床边,面对东南西北,天上地下,都拜一拜。最后,我也给我妈磕头,妈,你好好活着。
  儿子,不要怕,我死不了。我妈说,等到小孩长大,我还要教她做女人的事呢。
  ……
  从此,我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做,专心伺候我妈。她的病总是反反复复,经常一连几天不吃饭,躺在床上奄奄一息,然后又坚强地凭着最后一口气,从鬼门关上闯过来。
  老天有眼,我不会死的。我妈总是这样宽慰我。
  天气一天天冷起来,我妈看我家里家外忙着,心里不忍。那天她自我感觉好一点,从床上爬起来给我淘米做饭,想让我下班回家少做一件事儿。没想到受了风寒,感冒咳嗽起来。而一旦咳嗽,又牵动她的肝腹部,引起疼痛。这样,我妈的身体又彻底坏下来。
  又是连续三天没吃饭。我妈说,儿子,送我去医院。这次我恐怕挺不住了。
  马上就要过年。我们过完年再去医院,好不好?
  不,你听我的。送我去医院。死在家里吓人。
  我不怕。
  我知道你不怕,可是孩子还小,她害怕。
  在我妈的坚持下,我只好再次把我妈送进马钢医院。
  ……
  有天凌晨,我夜班。听到市区到处有放鞭炮的声音。忽然想起,今天是腊月初八。心生感慨,写两句打油诗,我在单位儿在家,娘在医院度腊八。
  平时下班,我都提前走,回家料理小孩。但腊八这天,我的同事家里有事,先走了,我必须等接班的来。为了不耽误孩子上幼儿园,我交班后,打车回家,而以前一直坐公交车。
  女儿已经习惯。她早上起来,自己穿好衣服,把辫绳儿从辫子上拽下,握在手中,在阳台上等我。因为我家阳台可以看到公交站台。
  “爸爸,爸爸。”她老远就喊,每次都这样。
  但这天我是打车回来,进家以后,她还趴在阳台上往公交站台看。一边看,一边自言自语,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呢?不要急啊,要听话,爸爸马上就回来。回来给你梳辫子……
  我鼻子一酸,叫她一声说,爸爸回来了。
  女儿转身扑过来,抱住我的腿,爸爸――爸爸――
  她抬起头,爸爸,你哭啦?
  我擦擦泪,没有。爸爸这是高兴呢。
  高兴什么呢?
  因为爸爸有你啊。我蹲下来,用手给她拃身高,来,让爸爸量一下,看你多高了。一拃,两拃,三拃……我一边拃,一边想,嘁,找老婆?老婆很重要么?只要有女儿,我这辈子就有奔头。  
  同时想,人啊,不就是这样的么?送老的,育小的,一代一代地传承着,继往开来。
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3876
QQ
发表于 2015-5-20 09:42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顶顶顶顶,辛苦了,辛苦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5816
QQ
发表于 2015-5-20 13:0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必须看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0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1732
QQ
发表于 2015-5-20 07:19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错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3213
QQ
发表于 2015-5-20 08:17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帖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0355
QQ
发表于 2015-5-20 13:4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分享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0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2666
QQ
发表于 2015-5-26 04:2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心顶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3862
QQ
发表于 2015-5-26 09:1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wo yao kan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2822
QQ
发表于 2015-5-26 10:25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下,,,,,,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2427
QQ
发表于 2015-5-26 06:43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啊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